真力時飛行員系列Type 20 Extra Special 40mm

Zenith-Type20-ExtraSpecial-title

手錶由真力時(澳洲)提供

 

市面上有不少手錶品牌都與飛行業有著種種關聯。然而真力時早年與飛行歷史的密切關係,可以追溯到1909年。當年法國飛行員Louis Bleriot飛行31英里,橫跨英吉利海峽時,手上戴著的,便是一面真力時手錶。
 
該面手錶的配置普通,與當時其他品牌(如歐米茄、浪琴等)的航空手錶款式相似。洋蔥頭錶冠,配上延長的上鍊柄輏,方便飛行員帶著手套亦能上鍊、調整時間。黑色琺瑯的錶面上,配有瑩光大字體阿拉伯數字。細長的教堂式指針亦是當代飛行錶的常見特徵。


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,真力時的Montre d’Aeronef (法;飛行手錶)Type 20(此款手錶的軍用編號,後來成為系列名稱)出現在法國空軍的座艙里。2012年,真力時以此為原型,發布了一共250枚的57.5mm限量版。而採用的50mm的5011K機芯,與當年戰鬥機座艙內的鐘則是同款。Montre d’Aeronef的現世,啟發了真力時一系列的新款,它們採用不同材質,具有各種複雜功能及尺寸。
 

 

 

Zenith-Type20-ExtraSpecial-dial

 

且看

真力時(Type20)系列,雖然是復刻,卻不會有過於刻意複製原版的感覺。整體設計風格走的是輕鬆路線。教堂式指針大致保持了原裝風格,只是比例上較為粗短,添增了一份活潑感。同樣,錶面上偏大的字體既延續了玩心,又忠於飛行錶的特徵。這款Type 20也因此非常適合日常便服搭配。飛行錶的特點,都有較大的比例。這延伸至洋蔥頭錶冠,方便操作與調整。若是要論缺點,便是這樣的錶冠應該配上手動上鍊的機芯。
 
 
以上元素,加上極抗反光的錶鏡與簡潔的表面,真力時打造出在各種環境下閱讀度極高的手錶。特製的Super-LumiNova超級夜光物料,能長時間在黑暗中維持穩定的夜光,以增強閱讀度。外鍍炮銅的精鋼錶殼,以不規則的打磨,造出啞光、極具復古效果。而粒紋裝飾的錶面,看似如同煙燻效果,則延續錶殼選色。中心部位,在陽光直接的照射下,泛出金屬礦物光芒,添加光輝。

 

 

Zenith-Type20-ExtraSpecial-crown

 

美中不足

 

自動上鍊柄輏,與旋轉軸直角移動時,發出的聲音較大。而其他同系列的飛行員錶款亦有此特徵。錶背上的雕刻,稍缺深度,又或許可以選擇更加有趣的圖形。 


 

 

Zenith-Type20-ExtraSpecial-caseback

 

值得擁有嗎?

 

Johan說

 

對我而言,並非喜好之物。雖然對這個40mm新款的細節甚是欣賞,它的主要用途(於我而言,只能是週末配戴),我會更偏向同系列更大的款式。此款的外貌設計,與大小比例,對於飛行員手錶款的愛好者,同時又希望能夠日常舒適配戴,相信會有它的擁戴者。

 

Firmin說...

 

值。它的戴佩舒適度有着意外地驚喜!畢竟這款的比例較為偏大。橡膠裏襯的磨砂皮帶,有多種與表面陪襯的顏色選擇,看似未必適合較熱氣候。而經過幾週的試戴,這款手錶和錶帶,戴在手上有時難以察覺,會隨著手腕輕微伸縮。而又不會過於輕盈,手腕上仍然有一定的存在感。這款真力時Type 20 Extra Special適宜日常配戴,相信會得到不少偏向尺寸較小的手錶愛好者青睞。若是你在尋找一款向上世紀鐘錶致敬,富有歷史感,既有玩心又舒適的手錶,那這款值得考慮。
 

 

"Simon"說...

值,卻又不值。 
別被它40mm的尺寸迷惑;雖然字面上看似較大,短而朝下的錶耳,使它戴在手上顯小。稍為大聲的柄輏倒不是問題,對錶殼的復古效果,我反而不是太喜歡。相比做舊,我還是喜歡看著自己的手錶慢慢變舊。雖然如此,經過復古處理後,這款手錶的外觀獨特,又不失時尚感(畢竟現在流行復古...不是嗎...)那夜光!哇哦!必須親眼目睹!
 
值得擁有嗎?40mm的款式,不會是我的選擇。不過我會選45mm那款;它同樣戴在手上顯小。這是一款必須要試在手上的手錶,它會令你意外;畢竟,它是出自傳奇製錶廠的最佳日常便裝搭檔。

 

 

Zenith-Type20-ExtraSpecial-dial2
Zenith-Type20-ExtraSpecial-buckle
Zenith-Type20-ExtraSpecial-lug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