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P Journe Chronometre Bleu

Website-44.jpg

 

精準計時:意義何在?自文明之始,人類不斷嘗試用各種方式計算時間。不同的文化,在不同的時代,都有獨特的計時方式及標準。而隨著文明發展,計算時間的精準度變得越發重要。如史上其它偉大的發明一般,人類的探索與征服欲,鑄成了世間首面航海精準錶的誕生。公元1761年,英國的John Harrison(約翰·哈里遜),為了解決經度問題(The Longitude Problem),創作了H4航海錶。其中高節拍擺輪及溫度補正彈簧亦成了幾乎所有精準錶的特徵。

在構思Chronometre Souverin (Chronometre Bleu 的原型)時,鐘錶大師Francois-Paul Journe的概念是一面設計簡約,向歷代航海精準錶致敬的腕錶。有異於其他制錶商,1304機芯內並不是由多個發條匣來增加動力儲存量;機芯的雙發條匣平行擺動,穩定扭矩,目的是為改善計時的準確度。此外,具有在21,600 BPH振蕩率,有四個相對重量的擺動槌,及不受調節器影響的條絲,更進一步提高精準度。

傳說中,Chronometre Bleu的構想,源於Francois-Paul Journe首次到訪北京。當日,北京的天空奇蹟般的清澈蔚藍,這讓Journe聯想到他還從未製造過藍色錶面的手錶。而這突如其來的靈感,在這塊錶面的設計和製造上表露無遺。

 

 

Website-48.jpg

 

且看...

 

一般提到“入門級”手錶,聯想到的是一些基本簡單,缺乏靈巧的款式,不能與貴價款式相比較。而Chronometre Bleu的設計,恰恰顛覆了這一點。它即不簡單而且非常精緻。也正因此使它贏得了鐘錶愛好者的寵愛。

Chronometre Bleu的錶面,在FP Journe的固定系列中最為複雜。在一塊髮絲般薄的藍色鉻的圓盤上,塗上多層透明漆,最後再加上繪製的時間刻度。層層透明漆之間,很容易混入雜質,制作過程難度很大,也因此導致高達80%的錶面耗損量。

雖然損耗嚴重,但因它複雜而嚴謹的製作過程,使Chronometre Bleu的錶面經得起時間的考驗。在復雜而多變的環境下仍能不失優美。少了抗反光塗層的藍寶石錶鏡,在不同燈光下,錶面會顯出不同的藍色。在光線較暗的室內環境顯現的深藍錶面,與紐索紋的秒針盤形成對比。而在猛烈的陽光下,錶盤則變得相對反光,呈天藍色;配套的藍色鱷魚皮錶帶則看似灰藍。繪製的數字偶爾會在錶盤上留下影子,呈現如浮雲飄在空中的視覺效果。

奶油色的時針,延續了這魔幻錶盤的天空主題。漆制的時針極為輕巧纖細;底側的獨特印記,是製錶師們的工具留下的痕跡。

錶的背面,藍寶石水晶玻璃的底蓋,呈現了建築優美的機芯。發條盒與擒縱輪看似毫無連結點,令擒縱器產生了漂浮在機芯中奇妙幻覺。如同其他FP Journe手錶,Chronometre Bleu的錶冠屬於偏纖瘦。18k足金的機芯上,佈滿了各種雕紋:倒角邊的夾板上雕刻了日內瓦紋,而基板大部分以小麥穗的紐索紋為裝飾,擒縱器下的其餘部分則佈滿珍珠紋。螺絲面上的鏡面拋光,提供了視覺上的對比。

Chronometre Bleu的錶殼與錶帶扣以鉭製成。這是一種呈深灰藍色的稀有元素,一般用於電容器與其他電子零件的製造上。比純鈦金更堅硬,如玉石般結實,鉭制的錶殼,輕易能夠經受日常配戴時難以避免的各種碰撞。雙面鱷魚皮的錶帶,平坦地包圍著佩戴者的手腕。亦可選擇橡膠背面的錶帶,方便夏天配戴。

 

 

Website-46.jpg


 

美中不足...

Chronometre Bleu在設計或技術上沒有明顯瑕疵。其中的機芯,毫無疑問成為製造航海精準錶技術的表率。整體而言既摩登不凡又低調奢華,適合出席各種場合。其靈活度亦高於其他貴重金屬紳錶,不能與其價格範圍內的競爭對手同日而語。因此,此錶幾乎無可挑剔。

 

 

Website-40.jpg

 

值得擁有嗎?

 

Ida説

值!簡單便是永恆。越是簡單的設計,越難做到最好。它不會有任何分散觀眾注意力的元素,對製造者的手藝和細節處理的要求更是至高無上。而Chronometre Bleu絕對達到這一點。光是以天空為題的錶面,已足以證明一面手錶不需-或者說,不該-依賴複雜功能而證明它的定價。在我相對纖細的手上,感覺低調而優美。而它的概念誕生故事,更是增加了它的魅力。

Firmin説

毫無疑問。單單從靈活度而言,已難以找到其他能夠相提並論的手錶。配上足金機芯,這是一面有足夠內涵而又有不鏽鋼耐用性的手錶。

Johan説

肯定的。在它的價錢範圍內,難以找到如此水准的手工或獨特性(無論是錶殼,錶面或是機芯)。鉭金令它在視覺上更顯為低調,而卻不失足金手錶的重量。
 

Remontoire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