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eter Speake-Marin Velsheda Gothic

Peter Speake-Marin系列之第二回

Speake-Marin-Velsheda-dial

文中手錶為私人收藏

“今時今日的獨立製錶,是通過手錶作品, 對在世的獨立製錶師的一種描繪。” Peter Speake-Marin 在2013年的這句評語,對Velsheda與Two,尤其適合。

Velsheda的原體,是一艘J級遊艇。於1933年,由Camper & Nicholson為Woolworth連鎖店的企業家W. L. Stephenson建造。她曾與其他經典英國遊艇如Britannia,Endeavour,和Shamrock共同參賽,並在她出賽的第二季參與的40多場比賽中獲勝。她以優異的賽果,呈現了她的翼樑、索具、風帆、甲板設備、繩索等裝置上的先進技術與設計。即便後來曾困於淤泥中幾十年,在上世紀80年代時被救回後,至今依然暢遊大海。

且看

Peter Speake-Marin的Velsheda,顯然是Piccadilly的進化體。既保持許多標誌性特徵,又添加了航海風格。獨一的藍鋼時針,前端塗紅,猶如航海指南針,同時融合了象徵著Speake-Marin的三枝圖形狀的制錶器標記。塗紅的12點字體,也延續了指南針這個設計主題。

Speake-Marin-Velsheda-Crown

由於是時針輪的手錶款式,單一的時針一天繞轉兩次。為了方便讀時,錶面的設計採用了鐵道分鐘刻度與超大字體的時間刻度。而精準度則是可以以分鐘計算,足以應付日常佩戴。一般推動秒針的機芯四番車,則連結中心的制錶圖標記,每分鐘自轉一次。時針與標記的不同轉率所造成的視覺效果,頗為有趣。

美中不足

由鈦金打造的錶殼極為輕盈,甚至太過輕盈。它與Piccadilly白金錶殼所產生的霸氣截然不同。琺瑯表面的Velsheda一共只有八枚;可以清楚看到Speake-Marin在生產上的發展進步。Piccadilly的自然不均的表面,反映了Speake-Marin早期的手工創造。而Velsheda的錶面在視覺上接近無瑕,與高級漆面無異。前者略帶瑕疵的侘寂,後者完美技術的呈現,高下之分,見仁見智。

兩面手錶的差異在加工與銜接上,同樣明顯。Velsheda的錶殼與螺絲之間的無縫銜接,反映了近年機器加工的精密,反而缺少了Piccadilly手工工藝所體現的流暢感。

Speake-Marin-Velsheda-Back

值得擁有嗎?

Firmin說…

在我看來,這款手錶的設計相對獨特,總體觀感具有一定的吸引力。不過,相比早期的Piccadilly,它似乎缺乏了令人眼前一亮的細節驚喜。總而言之,這款手錶尚有改善空間。

Ida說…

於我而言,雖然Velsheda的固定長錶耳並非我之所好,但它的錶面與指針深深吸引我的眼球。以Speake-Marin的標記作為錶面中心的主要元素,和透過錶背看到同樣是三枝圖形狀的擺輪槌,在設計上達到了前呼後應的效果。而單一指針以5分鐘為一刻度,甚有詩意:如同人生各方面,時間只是一個概念,它的計算只是一個相對。

Johan說…

恕我直言,此錶不值,雖然Velsheda的每個細節都值得欣賞,也的確是一款獨特的手錶。我很喜歡飛輪不斷轉動的美感,看久了會被它迷住。不過,我還是更欣賞其他Speake-Marin手錶的黑桃與蛇形指針,對我而言,那更值得擁有。

“Simon”說…

我非常喜歡Velsheda較為纖薄的J-Class錶殼,它更適合佩戴在襯衫袖口下。12小時顯示其實很便於快速讀時(也很容易適應)。它使人感覺時間的步伐變得緩慢,而在速度不斷加快的世代裏,這未嘗是壞事。我最欣賞那不斷轉動著的三枝圖形狀飛輪,它令我無法移動目光,似乎被它的魔力所迷惑。

Speake-Marin-Velsheda-Deployant-Clasp